2015年5月30日星期六

我的自由如此卑微


終於準備好一切行李了。這是我第二次前往韓國。出發之前,心裡還是很不踏實。那種不踏實感源自我的難以置信。我不敢相信,我又要一個人去韓國了。無數次想過要再次光臨這個國家,只是沒想到那麼快?果然,原來去的不是我,是我妹妹!她竟然要一個人到國外去,我還是挺擔心的……畢竟她從沒一個人離開過家。可是任何阻擾都已經來不及,妹妹已經一個人踏上旅程了。她臨走之前,給了我一張圖畫,這張圖畫,似曾相識。那些圖案不是我們以前的回憶嗎…

醒來的時候,我不是雙眼通紅,而是眼淚還在不停的留下。我是被這些淚水給濕醒的。

2015年5月13日星期三

塵世,你赦免惡魔的罪嗎?

這篇是深夜文,emo文,極端文,多愁傷感文,憤世嫉俗文。但絕不是出櫃文,好不好?


Promoter的工作真的蠻輕鬆,但站著9個小時的腳比跑了一個小時還酸。或許那會是個變相的減肥,也好。只是我一邊工作一邊把自己的產品當白開水喝,高鈣豆奶。雖說低脂低糖分…喝一整天真的不會肥嗎?

回到家只想攤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不想洗澡,不想脫隱形眼鏡,不想卸去粉底。身邊的啞鈴和瑜伽墊正在鄙視著我,說好的一天有氧一天重力訓練的諾言在疲憊的身子面前竟顯得如此微不足道。我的身體已經不受我控制,肌肉正在等待解體。這時我什麼也不想做,我就像程又青那樣躺在床,幻想有個人來侍候我。《黃金時代》里蕭紅問了蕭軍一句:我沒有一點力量了,連眼睛都睜不開,這是為什麼?蕭軍回答,愛慣就好了。

我一點力量都沒有,卻也只能捉著抱枕。枕頭君,你就是我的愛人啊。你的味道就是我愛人的味道,而你的味道源自於我。顯然,我是在自瀆。

2015年5月7日星期四

輝夜姬物語:生活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小時候看宮崎駿和高田勛的動畫片總是搞錯。童年里催人淚下的《再見螢火蟲》就讓許多人誤會是宮崎駿的作品。繼去年的宮崎駿送上自己的收山之作后,高田勛爺爺也在去年出版了最後一部作品。

看完了《輝夜姬物語》后,五味雜陳。心情複雜之餘,似乎一直只在關注宮崎駿,忽略了高田勛也是一名動作片頗有意味的動畫大師。


辉夜姬物语 かぐや姫の物語

我的照片
雙魚座男孩。雙魚座該有的,我都有了。尤其是成天幻想。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

浏览次数

Hot Post

我关注的博友们

关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