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7日星期四

逆著信仰而行

去年一人出走的東南亞之旅仍歷歷在目。或許也是因為那次的旅行,我總覺得之後的出走都變得乏味可陳。似乎自己的胃口已經被養大了,原本旅行也會有「耐受性」的。我所說的耐受性並不是在於要去多遠、多美的地方才甘願,而是在旅程的難度、長度⋯⋯甚至是深度(好假掰的我)。所以這次的一人出走對我來說算是個輕旅行吧,況且有一陣子是結伴同行的。上次的旅程結束在曼谷,這次的旅程則從曼谷展開。希望延續上一趟旅程的精神,因此我把這趟旅程叫做「信仰之旅2.0」。從曼谷到泰北的清邁、拜縣、清萊,這一路上都有佛的守護。


泰國:曼谷➡️清邁➡️清萊➡️拜縣(2/9-20)

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

漫漫長夜,漫漫旅途

2019年才剛開始,但我預想到這天會是我這一年最滿足的一天。這天,我興高采烈來到小巨蛋。與一如往常的旅伴會面,在這事兒上我們算是同甘共苦的好戰友了。只是那天的她更美麗,穿了裙子、化妝了。似乎我們都想帶著最好的狀態來面對這一天。和郁馨一同喜歡陳綺貞是中學的事情。誤打誤撞,我們一同考進台藝大,一同來到了台灣,有機會更靠近她。在來台灣的四年裡,我參與了陳綺貞的三場個唱,很巧的聽著陳綺貞從百人的女巫店唱到了千人的TICC,從千人的TICC唱到了萬人小巨蛋。我仿佛親手將女神送回了神壇上。


2018年7月4日星期三

稍安勿躁


週末後的清晨已經降臨,余川依然在安非他命的藥物作用中未解。通宵一晚的他從砲友家返回住處,等待按摩師傅狐狸的到來。余川將狐狸一整天都預約了下來,準備續攤並好好的放縱最後一回,彌補前一晚性愛轟的不愉快。余川見到狐狸,覺得比起照片略瘦,但樣子相當帥氣。見面前,兩人協議好先付款,余川便拿出錢讓狐狸點算。狐狸詢問可否抽菸,沒有抽菸習慣的余川表示不介意。

2018年3月14日星期三

翻越信仰邊境


旅程的前半段時間,有12天都待在了越南。儘管如此,每到一個城市的時候都有不一樣的人事物和體驗。離開越南,要前往的下一個國家是柬埔寨。

這不是我第一次用陸路方式入境一個國家,但距離上一次直接從馬來西亞邊境入境泰國邊境旅遊已經是非常久的事情,那時候還很小,也是跟著父母和旅行團的。這次除了會陸路入境柬埔寨,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前往泰國,非常擔心會有什麼狀況。果然在入境的時候,就是懵懵懂懂的狀態。客運抵達邊境,放了我們下車就把我們護照收了。原來需要自行過關,但客運的員工已經收集了我們的護照等等要一群人一起入境,而客運會在關卡前等待我們。在各種溝通都沒做好的情況下,當時真的不知道要幹嘛,還好最後沒有走失。